新冠肺炎康复患者会有后遗症吗?钟南山:现在很难讲


该论文研究者对截至2020年2月11日报告的所有中国内地新冠肺炎72314病例进行了流行病学特征进行描述和分析,其中,确诊病例44672例(61.8%),疑似病例为16186例(22.4%),临床诊断病例10567例(14.6%),无症状感染者889例(1.2%)。

据《芝加哥论坛报》报道,纽约市已有4万多人感染新冠病毒,1096人死亡。这场大流行病将开始对那些最需要与之战斗的人造成伤害:医院和诊所的医生、护士和其他工作人员。曼哈顿的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的主管要求外科医生自愿前往前线,因为一半的特护人员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纽约市一家大型医院的医生描述,这里就是“一个病毒培养皿”,有200多名医院工作者被感染。经营纽约市公立医院的健康与医院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机构目前不会分享有关医务工作者感染新冠病毒的数据。香港新冠肺炎疫情严峻,政府颁发“限聚令”减低公众传播病毒风险,然而大批黑衣暴徒无视禁令,3月31日晚在旺角非法集结,口沫横飞叫嚣及堵路,警方共拘捕约54名男女。另截查75名男女,以口头解释、劝吁及警告方式,提醒在场人士配合“限聚令”的要求,并保留追究权。

3月25日刊发于《中国当代儿科杂志》的《115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儿童的临床特点分析》,对武汉儿童医院115例儿童新冠病毒感染者进行回顾性临床特点分析发现,无症状感染者比例达到53%。

警方于现场多次警告无效,遂采取拘捕行动,共拘捕43男11女,年龄介乎12岁至70岁,涉嫌非法集结、在公众地方行为不检、藏有可作非法用途及盗窃的工具等。警员还在截停搜查期间抓捕4名男女,他们嫌盗窃,身上藏有属于他人的银行卡或信用卡涉。

雅可比医疗中心 (图源:纽约每日新闻)

事实上,对于无症状感染者,并不会因为数据公开或者不公开,其处置方式有改变,在中国整个防控措施下,对于无症状感染者一直都采取视同确诊病例的处置方式。

卡布瑞拉的同事弗里达·奥兰感染新冠病毒后于3月28日死亡。“一名护士上周末去世了。我们中已经有人生病了。谁来取代我们?”卡布瑞拉介绍说,她每周需要工作三到四天,每次值班时间长达12个小时,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半,有的时候甚至更长,以看护大批涌入的病人。

其实,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第二期刊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一文中,已经把2月11日前的无症状感染者数据公布,只不过当时外界更聚焦于确诊病人数据,而忽视了这组数据。

据纽约每日新闻网3月31日报道,在雅可比医疗中心工作了5年的护士凯利·卡布瑞拉说,因没有足够的防护设备,医生护士和病人们一同暴露在感染病毒的风险中。卡布雷拉留着泪告诉记者说,一名同事星期二(3月31日)因出现呼吸困难等症状住进了这家医院。“他一直待在家里,直到需要照顾时才来住院。他不能呼吸。看着病人经历这些已经够难的了。看着自己人经历这一切更艰难。

卡布雷拉感叹说,尽管媒体报道了防护装备短缺,但似乎还没有传达到联邦政府。“说的直白点,我们在执行的是一项自杀任务。”卡布瑞拉称,一些医生自己购买医疗设备,护士则依赖于社区团体捐赠的设备,护士每天要使用一套纸巾,连续五天使用同一个口罩。通常在与病人接触期间穿的黄色长袍,穿得比正常情况下更长,所有这些都会造成交叉污染。一年前,按照美国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这些是要烧毁的。”